夜宿潞江坝想听听咖啡的声音

  参观完比顿咖啡的晒场,聊聊咖啡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6点半,此时室外温度仍然有17度,而白天的最高温度达到24度,今晚天气预报最低气温是4度,这意味着今天而言,潞江坝的昼夜温差是20度,难怪比顿技术人员告诉我这几天测到的咖啡红果糖分达到24。

  傍晚的潞江坝慢慢开始沉寂下来,山峰在西方的天际边露出剪影,而夕阳的余辉仍用最后的力量涂抹着东岸的山头,不远处的怒江也听不到一点声响。

  一切似乎都归于平静,刚刚加工完6吨鲜果的机器静静地停在厂房里,一部分水洗豆在水槽中发酵,而今天采摘下来的高海拔(1300米以上)的成熟度好的红果已经摆上晾晒架,进行日晒处理。

  从十月底开始,保山潞江坝的咖啡果陆续开始采收,比顿的咖啡种植在丛岗,因为海拔较高,现在才进入到第三批,而最高海拔的将到明年四月完成采收。

  除卡蒂姆外,比顿今年培育扩种了大量的铁皮卡、波旁、耶加雪菲、瑰夏等新品种,比顿对精品咖啡的未来一直比较看好。

  潞江坝虽然来了很多次,但夜宿坝子里还是第一次,尽管听不到怒江的水声,但在这个全国著名的咖啡小镇上住上一宿,也算满足了一个咖啡人的心意。而明天咖农手冲咖啡赛让我充满了期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